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欢喜浪史》不题撰人

日期:2019-09-25
摘要:一曲叙过,引出一部动人的野史,叫人从风月场中,晨钟惊醒,暮鼓唤回,再不贪恋着眠花宿柳。且说前朝永丰县,有一家小财主,姓曹名百昌,年纪二十五岁,生得面貌风俊,气概不凡,娶得结发江氏。年方二十一岁,名唤媚娘。这媚娘那一种人物,长得委实好看。娇滴滴的模拌,柳眉杏眼,樱桃小口
欢喜浪史
不题撰人
欢喜浪史。亦名谐佳丽
清代艳情小说。不题撰人
四卷,卷各三回,共十二回。日本东京大学有藏。据本文末所叙当有下部,未见。

卷一
第一回  百昌托妻于故友
第二回  平常设计见媚娘
第三回  俏佳人骤经风雨
卷二
第四回  蔡保私通李秀娘
第五回  修阳物误遇情人
第六回  小曹暴吃醋捉奸
卷三
第七回  招商店夜现美人
第八回  红梅姐半夜接风
第九回  秦忠力战二佳人
卷四
第 十 回  曹媚娘连夜求欢
第十一回  平常羞愧见底妻
第十二回  百昌回家大团圆
欢喜浪史

  余观小说多矣,类皆妆饰淫词为佳,陈说风月为上,使少年子弟易入邪思梦想耳。惟兹演说十二回,名曰《谐佳丽》,其中善恶相报,丝毫不紊。足令人晨钟警醒,暮鼓唤回,亦好善之一端云。
  见多少女貌郎才,遭磨难,不自在,结成夜夜烟花债。犹想起,痛伤怀,到几时托云翻雨,十分恩爱。必须是受怕担惊,漫漫夜,总要忍,好容易风平浪静,苦尽甜来。
欢喜浪史
卷一/第一回  百昌托妻于故友
  一曲叙过,引出一部动人的野史,叫人从风月场中,晨钟惊醒,暮鼓唤回,再不贪恋着眠花宿柳。且说前朝永丰县,有一家小财主,姓曹名百昌,年纪二十五岁,生得面貌风俊,气概不凡,娶得结发江氏。年方二十一岁,名唤媚娘。这媚娘那一种人物,长得委实好看。娇滴滴的模拌,柳眉杏眼,樱桃小口,又兼底下一双小脚儿,仅仅三寸,真来走动风摆柳,站下一柱香,就是丹青先生,也难描难画。夫妻二人安分度日,百般和顺。只因百昌为人,房事上稀疏,媚娘时常有些不快意处。
  一日,百昌向媚娘说道:“ 我想人生在世,不得其名,就得其利。如今我读书无成,在家坐吃山空,如何是好?欲往南京做趟生意,挣多挣少,却还是个生口的门路。不知妇人尊意若何?”媚娘道:“丈夫说得极是。但家中只有我与丫鬟红梅,早晚何人照顾?”百昌说:“不妨,我有一个切近的朋友,姓平名常住在城外桂花巷,不免托付于他。叫他隔些日子前来看顾看顾,即有什么要事,他也召得来的。”媚娘道:“那人品行如何?”百昌道:“慷慨义气,正直无私,我信服的久了。妇人不必多疑。”媚娘道:“既如此,任凭所为便了”。百昌见妇人不拦阻于他,随着丫鬟红梅开了皮箱,检出一套新鲜衣服,便穿上走出门来。迳到桂花巷平常门首,叩门而入。
  这平常在内室,正与他妇人李氏秀娘,脱得赤条条,仰在床上干事。正到了快活中间,忽听小厮喊道:“曹大叔来了。”平常慌了手脚,下得床来,事上衣服出来,迎至书房坐下。小厮端上茶来,二人吃罢。百昌就将出门作生意的事,与家中无人照顾,尽情托付了一番。平常欣然应诺,道:“弟且放宽心,人而无信,禽兽不如。你若去后,家中妹妹有事,我必尽心办理,不辞劳苦就是。”百昌上前谢了又谢道:““既蒙台兄大德,小弟回来自重报。”平常说:“咱兄弟们,如同一个娘养的孩子一般,那里说起这些外话?”即分付小厮蔡保,进内端上酒肴,二人对面坐下。饮至黄昏时候,用了晚饭,百昌告辞,这才回家而去。
  次日,择了吉日良辰,把行李收拾的妥妥当当,就要起身。媚娘即叫丫鬟红梅,到厨下收拾美酒善肴,与丈夫饯行。红梅听了,不敢违命,走至厨下,磨了磨切菜刀儿,乒乒乓乓,将山珍海味料理整齐。又煖了两壶热酒,用金漆托盘端在上房,摆列桌面以上。媚娘满满斟了三杯,亲手递于丈夫吃了,嘱咐道:“官人出外,须要保重,不可贪花觅柳,久居他乡,以致小奴在家倚门盼望。”百昌回言道:“贤妻不必过虑,拙夫一到京中,将货办理妥当,随即收拾归家。你与红梅早晚若有要事,自有平哥哥前来料理。”二人饮酒说话,夜已三更。遂令红梅撤去肴馔,闭上房门,走入内室。百昌在灯下看着媚娘,那一副俊美模样,实在可人。又兼乘着酒兴,不禁欲火烧心,即向娘子低声说道。不知说的什么言语,且听下回分解。
欢喜浪史
第二回  平常设计见媚娘
  话说百昌向媚娘低声说道:“明日一去,不知何时再与娘子欢会,令夜不免弄一快活罢。”随上前搂住媚娘亲嘴。媚娘递过香舌,二人频咂一番。各自宽衣解带。共入罗帏。百昌即用手去摸阴户,那阴水已流将出来了。媚娘也去摸他阳物,虽然不甚粗长。却是如铁似火,气忿忿的,如同有人得罪了他的一般。媚娘浪得着急,叫道:“ 心肝,快快上来弄罢。”百昌一咕噜扒将起来,把两腿分开,托将起来,凑准牝户,一直顶进,由浅入深,抽了百十余下。抽得媚娘浪声不绝,全体俱现,口叫“乖乖,我儿,可惜你这家伙微须小点,若是再粗长些,不知怎么快活哩。”百昌说:“他是长成了身量的,再不能粗长的了。”说着说着,一阵痒麻,—股—股,与媚娘出到里边。媚娘觉着花心热糊糊的,如蚂蚁爬的一般,你弄得受用死我了。歇了片时,媚娘仍然解不下渴来,复又扒在百昌身上,两手分开阴户,套在龟头上边,坐将进去,—起一落。弄了半个时辰,唧唧有声,淫水直淌了百昌一小肚子。百昌觉着十分痛快,妙不可言,一时四胜发软,飘飘荡荡,龟头在牝户中跳了几跳,二人方才对泄,相搂相抱,昏昏睡去。
  到五更醒来,复上阳台,心满意足,看来看东方,红轮渐生,夫妇二人起得身来,红梅从厨下已端上净面水来。梳洗已毕,用过早饭,叫家人秦忠,收拾车辆,搬运行囊,主仆二人离了家门,出得城来,顺着大道,直扑南京而来。这且按下不表。
bet36手机app  再说平常听说百昌起了路程,故意下罢雨前来送伞。一日,提酒携肴,一直走到百昌门首叩门。红梅出来一看,随说道:“原来是平大爷来了么?前厅坐下罢,我去禀主母知道。”急急走进内宅,与媚娘说了。媚娘道:“你平大爷不是外人,请里边坐下罢。”红梅复又出来,把平常请到中堂坐下。媚娘一见,倒身下拜道:“你兄弟前日起身走了以后,多赖哥哥照应。”平常道:“自己一家人,就是多了一个姓口,照应也是理当的。昨日兄弟到了我家,我问他起身的日期,他说这几日不宜出行,还得半月方可起身,怎么前日他竟走了?愚兄今日特来与他饯行,这又不凑巧了。“这正是半夜去拜城隍庙,说鬼话哩。媚娘不知其意,随答道:”怎么又叫哥哥费钱?“此时红梅端上茶来,平常吃着,他那一双眼儿,不住的暗暗打量媚娘。只见他云鬓黑洞洞,柳眉弯生生,秋波水零零,香喷喷的樱桃小口,粉浓浓罗裙影,着一双红缎花鞋尖小团正正,把一个平常看得浑身发麻,两眼昏花,不知是梦里醉里。媚娘却不着意,随说道:”初次来到我家,哥哥不必回去了,就在此吃盅薄酒吧,吃个便饭再走罢。”平常心里正盼得这一句话,忙答道:“这怎么好叫弟妇费心。”媚娘道:“没什么给哥哥吃,不费心的。”即分付丫鬟道:“红梅,你到街上再买几样菜来,我暂且陪你大爷坐,你可速去快来。”丫鬟不敢怠慢,手提起一个竹篮子,取了五百大钱,急忙出门而去。媚娘来着阴户里有了小便,随向平常说道:“哥哥略坐一时,待我到后边厨下就回。”说罢,迳自去了。
  此时平常的阳物禁的难受,恨不能一到手,趁着这个机会,急忙起得身来,前去关上大门,一直竟内宅去了。不知如何,下回分解。
欢喜浪史
第三回   俏佳人骤经风雨
  且说平常一直竟入内宅厨下,不见媚娘,便入内室,此时媚娘在坐桶上小便,方才起身,两手正系腰带。一见便知他来意不善,正色厉言问道:“伯伯不在中堂坐着,来此卧房,有何要紧话说?”平常说:“娘子要到厨下料理,我想无人烧火,特来与娘子攒一把火儿。”媚娘听了,知他是前来调戏,便道:“伯伯且请外边去坐,丫鬟就来,且我烧火,不劳你那工夫。”平常见事不谐,抖了抖胆子,闯将上去,扯住媚娘的衣襟,就去亲嘴。被媚娘反手一掌,把平常打了个面红过耳,骂道:“我把你这个狗娘养的,常言说,朋友妻,不可欺,我丈夫在家幸亏了托付了你的,怎么你这人面兽心的东西,竟自胆大包天,前来欺压于我!”声声骂个不了。平常双膝跪下,道:“我见娘子十分过爱,只求娘子救我一点性命罢。”便自己先除去裤子,哪个七八寸长的家伙现出原形。
  媚娘偷眼觑看,登时那脸儿红将起来,并不则声,平常看破他的淫兴动了,双手抱起媚娘,放倒床上,脱去衣裙,先着他一双小脚儿,定睛一看,只见当中高耸耸,鼓揪揪,一道红缝,上边光润无毛,真来一个妙物。阳物直接对准阴户,往里戏弄。媚娘道:“乖乖,不要性急,你可慢着些弄。我这阴户窄小,恐是不能容受。”平常禁得急了,那里肯听?借着水滑,用力一顶,进去半截。媚娘哎哟一声,觉着堵塞的满满当当,热如火烧,又兼疼痛难忍,忙叫道:“我的干儿,你且拔出哪个不开眉眼的东西来,叫你干娘喘喘这口气,你再弄罢。”平常急忙抽出,略待片时,只见牝户中淫水流将出来。平常二番插进,抽将起来。抽到三百余下,媚娘先前只见受苦,次后苦去甜来,觉着妙不可言。叫道:“心肝,你是有本事的人,我丈夫自从娶我过门,连这麽一快活也没有。那知道如此有趣,怪不得妇人家有好养汉的。”平常听了,越的高兴,霸王压顶,孤树盘根,弄得无法不备,媚娘一阵昏迷,浑身酥麻,飘飘荡荡,犹死人一般。
  平常搂着,又去亲嘴,只见目闭口张,凉气扑面而来。醒了半晌,方才说道:“你可肏死我了!”二人起得身来,净了手脚,忽听外边叩门,知是丫鬟红梅买菜回来了。平常急急开了大门,红梅走至厨下。媚娘自手烹调,不多一时,做办完备,端在中堂。红梅酌酒,媚娘在旁相陪。平常如坐在花心里的一般,吃了一个不亦乐乎。酒足十二分了,媚娘即叫丫鬟,分付道:“前面东书房现有床铺,你去掌上灯烛,叫你平大爷安歇去罢。”平常扶着红梅,一倒一歪,迳往前面去了。自此二人成了输捶,夜夜交欢,比一双夫妇,更亲近十分了。丫鬟明知,也不能拦阻。正是:
  能在花下死,作鬼也风流。
  按下媚娘平常不表。再说平常的妇人秀娘,也是个吃醋的尤物。见丈夫十夜就有九夜不曾在家,心中便觉妻子的难受。一日,小厮蔡保从城内回来,就与秀娘说道,我家大爷在曹家,与媚娘如何通情,如何快乐,夜夜如何交欢,从头至尾,说了一遍。秀娘听了,霎时间那脸上青一阵子红一阵子,道:“你这是听何人说的?”蔡保说:“满街上纷纷议论,我亲自听见的。”且听下回分解。
欢喜浪史
卷二/第四回 蔡保私通李秀娘
  且说秀娘听了蔡保之言,一阵醋心,倒在床上,声声只叫难受。蔡保上前问道:“大娘,你觉着怎么来?快快说来,我去请个医者调治调治。”秀娘说:“我这小肚子里疼的要紧,你快着来给我揉揉就好了。”蔡保不解其意,果然给他揉了一会,问道:“大娘,此时觉着好了麽?”秀娘说:“隔着衣服,揉得不甚快活,你掀起我这衫子来,解开裙带,再揉几揉罢。你从小就在我家做活,如同我的孩子一般,我还怕你不成?”蔡保依言,即忙与他除上衣,将裙带揉开,露出一个鼓正正、嫩生生、雪花白的小肚子来。两手放在上面,觉着皮滑如油,慢慢揉搓起来。秀娘浪得极了,叫道:“乖乖我儿,你揉得我这病全往下边去了。你不信,用手摸摸便知。”蔡保向下一摸,摸着一道立缝,从内里流水,犹如小泉眼一般,使中指向里探了一探,问道:“大娘,这是个什么物件?”秀娘道:“你这孩子,怎么连老家全忘了?你把那副本钱放进去,作个生理罢。”蔡保阳物早翘了,单等着开口,才敢动手。急忙扯下裤子,翻身上去,先去摸他两乳,底下挺着阳物,往里直弄。
  秀娘觉劲热难当,伸手一捏,有尺半长的一个家伙,如枣木棒棰一般,便问道:“乖乖,你小小年纪,如何有这样的本钱?你就是我的对头来了。”蔡保使上吃奶的力气,乱顶乱撞,弄得秀娘淫水汪汪,死去活来。两个时辰,方云雨已毕。二人自次以后,恩爱无比,竟把平常放在九霄以外,这也不提。
  单说百昌主仆二人,晓行夜宿,不一日来到南京。看了寓所,住下歇了几天。这日天气清和,百昌换了一套新鲜衣服,分付秦忠道:“你在家好好看守门户,我到街坊上游走游走,不久就回。”随带了几两零星银子,径自出门去了。真来京城人烟聚处,只见大街小巷。作买的,作卖的,男男女女,老老小小,实在热闹得紧。正看之间,忽见街北一座小小药招牌,上写着“七代光明眼药,兼理一切杂症”,正中还有一面小招牌,上写着“秘传房术奇方”。百昌心下暗想,家中妇人每行床,每嫌我的阳物微小,本事不济,不免进去看是否有妙方。揭开帘子,直入内去,只见一位白发老叟在那里修合丸药。彼此叙礼坐下,又见一个小小童子捧上茶来。
  百昌用罢,便问道:“老先生方才修合的什么丸药?”老者答道:“红阳种子丹。敢问客官来此南京,有何贵干?”百昌说:“晚生为穷所使,前来办点京华,做个小生意。闻听老先生方脉精工,特来领教。”老者道:“客官身上有何贵恙?请道其详。”百昌道:“不怕老先生见笑,晚生只因阳物微小,每与妇交欢,不得十分畅快,望赐一良方,自有重谢。”老者说:“不难,不难。这是外五行病症,须得外治,不用服药,百日后自能收功。”百昌请问其故,老者说:“一时不能尽数,我这后面有一僻静所在,你去将行囊移来,在里边独居三月,我自有奇方。”百昌从其言,回到寓所,叫秦忠将行李俱移在药铺,他自己走到后面,见有一间小屋,收拾得如雪垛一般,进内坐下。只见老者从外面走来,手拿着一个红缎小口袋,忙叫百昌扯下裤子,托出阳物。用滚水洗了三遍,把阳物装在口袋内。不知如何,下回分解。

本文地址:https://www.sooodu.com/n247c9.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lantu |
相关新闻? ? 欢喜浪史?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