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宦海钟》又名《梼杌萃编》清·云江女史着

日期:2019-09-22
摘要:这龙师爷,名钟仁,号实生,是浙江萧山人,年纪有六十多岁,就了三十多年的州县馆,于百姓的脂膏上虽然不甚顾惜,于东家的面子上却是十分恭维。所以,馆运很好,积赚的幕囊也很不少,他的太太早已死了,大的儿子是太太生的,名叫玉年,号伯青

宦海钟
(清)云江女史着
第一回龙伯青凑趣开筵,贾端甫临崖勒马第二回赘姻富室大度能容,买笑秦淮酸怀难遣第三回流瀣相投高谈道学,眼瞅必报巧遇冤家第四回龙伯青忍辱绍箕裘,增朗之避风登仕服第五回戒懔四知正言规友,政成百里密疏荐贤第六回学步后尘苦心独运,菜膺简擢袒腹双栖第七回甘小就正士知机,恶作伪才媛择木第八回屈膝负荆终成佳偶,啮臂断袖别具赏音第九回助合妆院司同掷锦,误朝贺府县共迷花第十回澄叙官方惊看白简,褒崇勋绩荣耀乌台第十一回月夜看山魂销罗绮,凉宵听雨乡恋温柔第十二回买军火太守展长才,开崎筵钦差饶雅兴第十三回长袖善舞利益均沾,新学争鸣涛张百出第十四回会短离长萧郎荣别梦,情深胆怯弱弟试灵丹第十五回侍疾承恩正名有待,酬庸表绩特荐频邀第十六回得色思财惊传恶耗,以财易色细演奇谈伏编第十七回祝融一炬熔尽铜山,飞燕重逢营成金屋第十八回怙恶不悛远戍榆塞,嗜痂成癖死殉莲钩第十九回中萋菲飞章移柏座,执斧柯投刺访兰友第二十回女偿父债供状分明,李代桃僵遗言惨切第二十一回药石误投丧明抱痛,策葭幸托凉血甘居第二十二回失贞节娇女善承欢,吞巨款恶奴谋反噬第二十三回六亲同运幕燕分飞,一梦荒唐辕驹息辙第二十四回甘偕隐海陵营别墅,结同心嵩岳访名山结束宦海钟(清)云江女史着

第一回尤伯青凑趣开筵贾端甫临崖勒马抱真子便说道:“这贾端甫,不是做那甘肃臬台的贾廉访么?那是我认得他的。他是个有名的暮夜却金,坐怀不乱的君子。怎么也被这人编入小说里头?”诞叟道:“你到船上慢慢的看(口虐),这书亦并未理没了他的好处。”原来这贾端甫,名崇方,是南通州直隶州人,九岁上他父亲就没了,家里光景极寒,幸亏他母亲莫氏娘家尚可过得,按月贴补他些,才得混口饭吃,附在村学馆里读书,天份却甚聪明,十二岁上开了笔,做的破承题,先生说是很有意思。二十岁上就进了学。谁知到了次年正月里,他母亲就死了,接着他的外公莫怀恩也就一病不起,他两个娘舅,一个叫莫仁,一个叫莫信,都是市侩。他弟兄两个看老子一死,就在争夺家产,那肯再来照顾外甥。这贾端甫没了靠傍,衣食更无着落。过了母亲的百日,就托亲友替他找个馆地。却好州里钱谷龙师爷,要请个西席替他的小儿子破蒙,有人推荐就请他过去,每月修洋四元。他好在单身人,也敷衍够用了。
这龙师爷,名钟仁,号实生,是浙江萧山人,年纪有六十多岁,就了三十多年的州县馆,于百姓的脂膏上虽然不甚顾惜,于东家的面子上却是十分恭维。所以,馆运很好,积赚的幕囊也很不少,他的太太早已死了,大的儿子是太太生的,名叫玉年,号伯青,在衙门里跟着学幕,也有二十多岁。小的儿子叫玉田,号研香,才七八岁,是姨太太生的。姨太太据说姓杨,东台人,有的说是花烟馆里的,有的说是一位东家收用过的丫头,因为太太吃醋,送与这龙师爷的,却也不知其底细。但是这位杨姨太太,打得一手的好烟,能把烟丝拖到一尺多长,然后卷起上在斗内,又是一双好小脚儿,进门就生了一位小姐,是梦见飞燕投胎生的,取名玉燕,又起了个号叫做梦飞。今年已十一岁,脚是他姐替他裹的,也甚校这贾端甫教的就是这姨太太的儿子龙玉田。这玉燕小姐每天早晨,也跟着识几个字,读两句女儿经、千家诗。光阴迅速,在馆里不觉也就坐了两年,与这龙师爷的大少爷及衙门里的几位师爷,也就混的很熟。
这一天是四月里的天气,正值通州城里出会,衙门里的书启师爷文彬如、征收师爷盖子章、巴吉人、账房师爷周德泉陪着州里二少爷增郎之,一齐到龙师爷公馆里来,约龙伯青去看会,顺便也就邀了贾端甫一同去。走了两条街,街上男女老幼往来的,真如人山人海,拥挤不堪。又走了几步,只见一群妇女,浓妆艳裹,在一家铺内看会。看见他们来了,有一个穿雪青纺绸单衫,年约十六七岁的姑娘,连忙喊道:“二少爷到这里来看!”这增二少爷望着他们,笑道:“你们全在这里?”
跟手也有叫龙少爷的,也有叫巴师爷,也有叫老周的,咭咭叭叭,听不清楚,大家就顺步进去。贾端甫也就跟着过去,只见一个个妆研斗眉,虽非王嫱郑旦,态度亦自撩人。只恨自己一人不识。再细看这铺子,是一爿洋货店,掌柜的登时拿了一包香烟、一枝蜜蜡烟嘴送到增二少爷手里,说道:“二少爷请用烟,好两天不见了,今天天热,开两瓶荷兰水吃吃罢。”增二少爷道:“也好,只是扰你不当。”掌柜的道:“二少爷好说,只要二少爷多照顾些,就是了。”周师爷向掌柜的道:“刘子经你前一回送到衙门里的荷兰水,可不好,是隔年陈,走了气的,我们东家很生气,你可赶紧带些好的来。”刘掌柜忙道:“前期到的货,原不是顶好的,因为衙门里要的急,慌忙凑着送进去就是现在开的味儿也不好,师爷们请尝尝看,再过两天,就有老德记的带来了,一到就送两打过去。”一面说一面叫小伙计开了几瓶,倒在玻璃盅里。刘掌柜拿了一杯,用新手巾擦了擦口,恭恭敬敬的送到增二少爷手里。只见增二少爷怀里坐的穿雪青纺绸的姑娘,劈手把杯子夺了去,就喝。增二少爷望他说道:“小银珠,你怕喝不得呢!”小银珠把眼睛一斜,伸手在增二少爷脸上一摸,说道:“我倒是怕你喝不得罢,好意替你抢过来,你倒要说人。”龙伯青在旁拍手道:“只怕你们两个都喝不得。”刘掌柜慌忙又拿了一杯过来笑着说道:“这是董荷兰,不要紧的。”还未送到增二少爷跟前,只见小银珠把二少爷的头一掰,把喝剩下的半盅,送到二少爷的嘴里喝了。
文彬如、龙伯青齐声喝彩道:“好一个交怀盏!”二少爷也笑了。小银珠望他们瞧了一眼。刘掌柜把这一杯递与二少爷,然后拿了两杯敬周师爷、龙少爷,又招呼小伙计到各人面前分送。
龙伯青的一杯,也是与一个穿玄色绸衫的姑娘分喝的。增二少爷就向那穿玄色的问道:“文卿,你肚子疼的毛病可好了么?”
文卿道:“有时夜里也还要发,那丸药吃了也还断不了根。”
增二少爷道:“只要龙少爷夭天替你捺着肚子,就好了。”
文卿听说,就把手里未吃完的荷兰水,望增二少爷身上酒来。
龙伯青用手一栏,只听邦郎一声,玻璃盅子砸得粉碎。巴师爷道:“文卿,这遭你要赔了。”刘掌柜忙说:“不要紧的。”
又叫小伙计递过手巾来擦手。可怜贾瑞甫在旁看的眼馋心热,只恨没人理他,自己低头看了一看穿的衣服,也实在配不过,惟有暗暗的自己叹了一口穷气。不一时听见锣声响亮,说是会已到了。小银珠站在杌子上,一手扶着增二少爷的肩头,一手拿一块湖色熟罗手帕,微掩香唇。还有一个小姑娘不过十岁左右,拉着周师爷说:“姨夫,你抱着我看。”旁边坐的一个穿湖色熟罗夹袄的姑娘,约有二十多岁了,说道:“十二宝,你留心你的脚,不要碰脏了老周的衣裳。”周德泉真个把这小姑娘抱起来看。这小二宝看见门口有个卖纸做的小龙的,又叫:“阿姨!我要买个小龙玩呢。”文卿回过头来说道:“桂云姊姊,我说不要带这小东西来,你看只是吵。”巴吉人站在门口赶紧买了一个递与小二宝。旁边一个十二三岁、梳双丫髻的小姑娘也就牵住巴吉人道:“我也要呢,你敢不买给我?”巴吉人只得又买了一个,递与他道:“兰仙,我看你这么点点年纪,就会吃醋要强,将来大了不晓得要害多少人呢?”兰仙把那龙望地下一甩,说道:“甚么叫吃醋!我吃哪个的醋,你倒说说看?”巴吉人忙弯腰拾起来,送与兰仙道:“怪我说的不好,我的宝贝不要生气。”说的大家都笑了。文卿说道:“真真作怪,这点点小东西也会撒娇。”龙伯青低低的说道:“恐怕是跟你学的。”文卿在他肩上打了一下,说:“你拿我开心,回来再同你算帐。”说着,外头一对一对的灯牌花伞,又是锣鼓、棚秋、千架纷纷过去。贾端甫躲在人家背后,也看得不甚清楚。
约有半个多时辰,会已过完,小银球又买了一面玻璃砖的镜台,一盒香水。文卿等也买了些洋粉、洋胰、香水、头绳等类。自然是记在这班少爷师爷帐上的。小银珠拉着增二少爷,要他同去。文卿也同龙少爷咬耳朵。大家本来都有去的意思,自然一齐答应。贾端甫是同来的,大家也不好意思撇他,他也不好意思单走,只得跟着同行出了店门。几位姑娘在前,究竟大街上,这些少爷师爷不好过于放浪,只得稍为退后几步,走了两个弯子,已快到西南营了,这里地方较为僻静,银珠就站着,等增二少爷走到跟前,一手扯住说:“我走不动了,你搀搀我尝。”巴吉人道:“我看不如爬在二少爷身上,叫二少爷掬着走罢。”小银珠嚷道:“小巴你不要油嘴滑舌的,回来要你的好看!”龙伯青道:“他这么大了,你还说他是小巴,你究竟要多大的巴,才够你吃呢?”文卿把他打了一下道:“你这人,他们说话干你甚事,要你多嘴。”小银珠向着文卿说道:“姊姊,你再不管管姊夫,他更要无法无天的了。”文卿道:“我管得住他么?除非花家的爱宝来,那就制得他服服贴贴的。”龙伯青道:“阿弥陀佛,一百零一个局的也要吃醋。”
文卿道:“你该叫他的局么?还要嘴犟。”说着,已到门口,大家一拥而进。打杂的忙招呼:“陈奶奶,快打帘子,二少爷来了”一面又喊:“李奶奶、大杨奶奶、小杨奶奶!拿文卿姑娘、桂云姑娘、兰仙姑娘的茶碗!”只见银珠、文卿、桂云的都是菜缸子,兰仙的是茶碗,余外的都是客茶碗。打杂的送进一碟瓜子,小银珠免不得分敬一回。敬到文师爷面前,问道:“爱珍姊姊可好?你咋儿晚上甚么时候走的?”文彬如道:“我倒有好几天不去了”小银珠道:“说的好听,昨儿晚上是一只狗,在爱珍房里登到三更,我出局到那边还张见的,只怕是今天早上回去的罢。”文彬如道:“你尽管骂,回来问爱珍就知道了。”小银珠道:“他肯说?”说着已敬到贾端甫面前,问了一声:“老爷贵姓?”贾端甫连忙答道:“姓贾。”
小银珠敬过瓜子,坐到增二少爷怀里。增二少爷就伸手摸他双乳,他也半推半就,听二少爷伸手过去,细细的摩挲。这边桂云就到炕上替周师爷打烟。文卿趁人不见,拉着龙少爷到自己房里去了。小银珠坐在二少爷怀里低低的问道:“这贾老爷在衙门里做甚么?他的相好是哪一个?”增二少爷笑道:“他么,在龙少爷家里教读,他要攀相好可不容易呢。”小银珠道:“怎的?”增二少爷笑道:“他一个月的束修,才够吃一个乾茶缸子,若要住夜,你们下头的嘴忙一夜,他上头的嘴要忙一月还不够的呢。”说的小银珠笑着要撕二少爷的嘴。他们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无如贾端甫一人静坐听得清清楚楚。一团火直透泥九,欲要发作又不敢发作,要走又不能走,只好装做听不见,走去看壁上挂的对联,写的是:“银烛高烧花欲睡,珠帘半卷月常圆。”款是银珠词,史清玩、铁顽戏赠。晓得是增朗之送的,却也不见甚么好处。一时钟上已当、当、当、当敲了四下,只见陈奶奶拿了两盘点心进来,一盘是猪油白糖小包子,一盘是虾仁汤麦饺子,大家随意吃了些。文彬如道:“天不早了我们走罢。”龙伯青也搀着文卿走了过来,问说:“点心也吃过了,我们怎样呢?”增二少爷还未答言,小银珠忙说道:“不许去!”龙伯青道:“不去怎样呢?要就在此吃便饭罢,算我的东。”增二少爷道:“又何必你做东呢!”小银珠道:“应该罚他,他先头在门口拿我开心。”“开的好!”
龙伯青道:“我替你把二少爷留下来,你不说好好的请我吃些点心,谢谢我,还要罚我,真是岂有此理。”小银珠道:“点心不是才吃的,你难道没有吃么?”龙伯青道:“那个不算,要你自己身上的。”小银珠向他啐了一口,说道:“你才同文卿姊姊两个人,在房里不晓得吃些甚么,只怕馒头、水饺子都吃饱了,才跑过来。”文卿道:“你们说话要牵上我,你看你,拿馒头把二少爷吃,连小襟钮扣子都散了,还要说人。”
小银珠低头一看,果然不错,羞的把脸一红,走开去钮好。
文卿也就不再说了,回头叫道:“小杨奶奶,你到厨房里关会一句,要一个便饭加帽子,天气热,菜要清爽些。”小杨奶奶答应了一句,就如飞的跑去。大家说说笑笑,真是欢娱,嫌日短,不觉已是掌灯时候。小杨奶奶走来说道:“菜已齐了,还是就坐,还是等一会?”龙少爷望着增二少爷说道:“怎样呢?”
增二少爷道:“我们就吃罢。”于是吩咐摆席。增二少爷的小银珠,龙少爷的文卿,周师爷的桂云,都是老线头不用交代。
bet36手机app 巴师爷就是兰仙,文师爷是花家爱珍,盖师爷是郑家云仙,大家都知道的。龙泊青写了两个外局的条子,顺便问贾端甫道:“端翁,可有相好?还要做煤不要?”贾端甫道:“我没有,可以不叫罢。”龙伯青也就不勉强他花这一块半钱。大家入席,一时,头菜上了鱼翅。花爱珍已来了,坐在文彬如旁边,低低的问了一句:“昨儿回去关门没有?”却被小银珠听见,扑嗤的一笑,指着文彬如道:“你还要赖,这回可是不打自招了。”文彬如道:“足见没有过夜。”小银珠正要回话,桂云望他丢了个眼风,也就不开口了。爱珍又问龙少爷:“为甚不叫爱宝?”龙伯青道:“改天再叫罢。”口里说着,却向文卿挪嘴,文卿趁势就拧他的嘴说道:“你叫不叫关我甚事,我又不曾不准你叫,你望我挪嘴?”拧的龙伯青急声讨饶,大家哄堂大笑。这个当口,郑云仙已走进来,向大家招呼,文卿方才放手。巴吉人道:“真是救命王菩萨来了。”一回儿文卿自己弹着月琴,唱了一枝“满江红”。银珠叫琴师拉着胡琴,唱了一枝“天水关”,余外也有唱青衫子的,也有唱阔口的,也有唱小调的,真是弦管嗷嘈履高交错。一会唱停,文卿又按着各位敬拳,那些姑娘也参错着,分敬三个五个八马对手的乱喊,钏响丁冬,珠喉清脆,也有抢着代酒的,也有按着杯子不许多喝的,媚态柔情,令人心醉。不过贾端甫吃的是镶边酒,不但倌人除了照例敬拳之外,不与交谈,就是同席的客人也无暇与他说话。虽在热闹场中,却无限的凄凉景况。目睹诸人,真足令英雄短气。好容易把这一席酒熬过了,各自散坐,爱珍逼着文彬如同到花家,龙伯青也被文卿拉去,周德泉也要到桂云房宦海钟·8·里去敷衍敷衍面子。贾端甫正在没法,周德泉晓得增二少爷是要同小银珠亲热一阵的,恐怕他们这些人跟进去讨厌,连忙说道:“端翁、吉翁、子翁都到桂云房里烧烟去罢,我的老姘头房间,端翁也应该赏鉴赏鉴。”可怜贾端甫一腔冷气,幸得周德泉这一句话,才回转点热意过来。可见周德泉是老走江湖,随便甚么人不会得罪的。

本文地址:https://www.sooodu.com/n246c9.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lantu |
相关新闻? ? 宦海钟? 梼杌萃编?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