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姑妄言》清.辽东人曹去晶

日期:2019-07-16
摘要:开首一段,原是叙瞽妓出处,别无深意。然将江宁历来始末及城中诸景,写得清清白白。曾游过者一阅,如在目前,固一快事。即未至者,亦可想其风景,不胜神往。
永乐之设官妓,万世仁人君子,为之腐齿痛心。先说是建十六楼,直是盛朝富丽,忽夹以“此系永乐皇帝造为渔利之所”一语,复感叹十六楼一作,把许多绮言一笔抹杀。真皮里阳秋,不觉令人失笑。
姑妄言
校勘说明
自序
自评
林钝翁总评
《姑妄言》首卷秦淮旧迹瞽女遗踪
第一回 引神寓意借梦开端
bet36手机app 第二回 钱贵姐遭庸医失明竹思宽逢老鸨得偶第三回 瞽女矢心择婿虔婆巧说迎郎第四回 梅子多情携爱友乍入烟花钟生无意访名娃初谐鱼水第五回 谄协小人承衣钵为衣食计膏粱公子仗富势觅富贵交第六回 赢氏贪淫为淫累始改淫心贼秃性恶作恶深终罹恶报第七回 凶淫狱卒毙官刑奸险龙阳遭暗害第八回 贾文物借富丈人力竟得甲科邬帮闲迎宦公子竟走邀富贵第九回 邬合苦联势利友宦萼契结酒肉盟第十回 狂且乘狂兴忆高官美妓具美心讥俗客第十一回 宦萼逞淫计降悍妻侯氏消妒心赠美婢第十二回 钟情百种钟情宦萼一番宦恶第十三回 铁氏水陆二路齐行童自大粗丑两鬓并纳第十四回 多情郎鑫马玉堂矢贞妓洞房花烛第十五回 恶少改非仙方疗妒第十六回 钟丽生致仕归古城隍圆宿梦第十七回 童自大舍贵粮救苦赈流民少林僧传异术为欢娱胖妇第十八回 崔命儿害人反害己童自大得寿又得儿第十九回 宦公子积德救娇娃向惟仁报恩酬爱女第二十回 受恩百姓男妇感洪仁积德贤朗父母膺上寿第二十一回 史司马为国忧民贾进士捐赀杀贼第二十二回 李闯贼恃勇败三军史兵部加恩酬众将第二十三回 梅孝廉决意辞名钟员外无心逢侄第二十四回 小狗子败子竟回头钟丽生神龙不见尾校勘说明清代小说。首一卷,为引文,正文二十四卷,一卷一回,计二十四回。三韩曹去晶编撰,古营州林钝翁评。此书《自序》署“雍正庚戌中元之次日三韩曹去晶编于独醒园”,其《林钝翁总评》署“庚戌中元后一日古营州钝翁书”,是书当成于雍正八年。
曹去晶生平不详,自署“三韩”。“三韩”一般为古代朝鲜南部的马韩、辰韩、弁韩之总称,后泛指朝鲜。辽开泰中,圣宗伐高丽,以俘户置高州,又以其中三韩遗民置三韩县,属中京道。金属北京路大定府,址在今之内蒙古赤峰市东。顾炎武《日知录·外国·三韩》条谓:“今人谓辽东为三韩者,……原其故。本于天启初失辽阳以后,奏章之文遂有谓辽人为三韩者,外之也。今辽人乃以之自称,夫亦自外也矣。”曹当为辽东人。
《林钝翁总评》开首即谓:“予与曹子去晶,虽曰异姓,实同一体;自襁褓至壮迄老,如影之随形,无呼吸之间相离,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之友也。”钝翁与去晶当为同地人。又钝翁自署“古营州”,按北魏太真君五年置营州,治所在今辽宁朝阳市,历代废置不一,而古营州者,亦指辽东。又书中批语,常将江南与辽东风俗语言作比较,亦可作评者为辽东人之佐证。
该书演绎万历年间,南京闲汉到听醉卧古城隍庙,见王者判自汉至嘉靖年间十殿阎君所未能解决的历史疑案,依其情理曲直,按其情节轻重,各判再世为人受报应的故事。此书以主角瞽女钱贵和书生钟情之婚姻并宦萼、贾文物,童自大等四个家庭为主线开展,旁及其他降世人物,以魏忠贤擅权、崇祯即位杀忠贤、李自成造反入北京,崇祯自吊,福王南京即位,马士英、阮大铖把持朝政谋私利,终至败亡为背景,以明衰至亡,满清代兴作结。
就目前掌握到的资料看来,该书写成后并没有刊刻,只在小圈子中传抄。1941年,上海优生学会出版了排印残本第四十及第四十一回。这大概是该书首次公开出版,但书前标明“会员借观,不许出售”,只在一个小圈子内流通。且此书残卷及介绍文字皆发表于上海孤岛时期,不要说一般人看不到,连小说版本目录专家如孙楷第等都未见,故亦未能引起学术界的注意。1966年,李福清发表了《中国文学各种目录补遗》,记载苏联所藏未见于中国书目的俗文学作品,首提莫斯科列宁图书馆所藏之抄本《姑妄言》,谓:“作者三韩曹去晶,存二十四卷二十四回,前有1730年序、作者自评及林钝翁总评。每页八行,行二十四字。斯卡奇洛夫收藏,现存列宁图书馆抄本室,‘斯卡奇洛夫藏书’919号”。此文使我们知道除了上海残抄本外,还有一个更完整的本子仍在世间。
此书在汉语言读者中流传不广,应广大读者之请,《古典小说之家》论坛用时近半年,终成此足本。诸位同仁在阅此书的同时,应感谢mr63698、小李飞刀、一条大河、mkwch、yiming、liang4988、thomasluo1、lao1g、siketefu12、chm、imrockit、fbp2001、cdliao_xr、wave99、一步两搭桥、l4z5等诸兄的倾情奉献!正是由于他们,我们才得以一窥全豹。
此书最后由l4z5统稿,卷帙浩繁,疏漏之处在所难免,敬请指正。
癸未年中秋
目录页下一页
自序
夫余之此书,不名曰真而名曰妄者,何哉?以余视之,今之衣冠中人妄,富贵中人妄,势利中人妄,豪华中人妄,虽一举一动之间而未尝不妄,何也?以余之醒视被之昏故耳。至于他人,闻余一言曰妄,见余一事曰妄;余饮酒而人曰妄,余读书而人亦曰妄,何也?以彼之富视余之贫故耳。我既以人为妄,而人又以我为妄。盖宇宙之内,彼此无不可以为妄。呜呼!况余之是书,孰不以为妄耶?故不得不名之妄言也。然妄乎不妄乎,知心者鉴之耳。
时雍正庚戌中元之次日
三韩曹去晶编于独醒园
自评
既欲看是书,请先阅此评。
余着是书,岂敢有意骂人?无非一片菩提心,劝人向善耳。内中善恶贞淫,各有报应。句虽鄙俚,然隐微曲折,其细如发,始终照应,丝毫不爽。明眼诸公见之,一目自能了然,不可负余一片苦心。其次者,但观其皮毛,若曰不过是一篇大劝世文耳,此犹可言也。倘遇略识数字,以看鼓词之才学眼力看之,但曰好村好村,此乃诸公为腹所负自村耳,非关余书之村也。求其不看为幸。何故?诸公自恐其污目,余更恐其污书。
书于独醒园
林钝翁总评
予与曹子去晶,虽曰异姓,实同一体。自襁褓至壮迄老,如影之随形,无呼吸之间相离。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之友也。曹子偶以所着之《姑妄言》示予,予初阅之,见其中多杂以淫秽之事,不胜骇异。曰:曹子生平性与予同,愚而且卤,直而且方,不合时宜之蠢物也。何得作此不经之语,深疑之必有所谓。复细阅之,乃悟其以淫为报应,具一片婆心,借种种诸事以说法耳。
何以见之?黄金色以蠢然之富翁,好色轻生,而再世得为才貌双全之钟情,复获高第,而更得美丽之钱贵为妻者,何故?以其自供生平一恶并无,诸善皆积,而神判中亦云心实善良,以其一善能解百恶之所致耳。后又因其为多情种子,见色不迷,度量宽宏,谦谦自下。
神复庇其发甲为官,及其居官清正,为国爱民,归时两袖清风,而宦实以报德之故,酬以万金之产。焉知非冥冥之中阴注阳受者乎?此岂非警人当富而好善之婆心耶?白氏以银铁择婿,几堕畜道。
因其有感情报德之微,初罚之为瞽为娼,后方得为良妇,其旨深矣。再世为瞽目之钱贵,一遇钟情,即失贞不二嫁,后即置为小星,后得双目重明,受封生子。此岂非警人择婿不当以财,而持身无淫妒之婆心耶?
后三生者因系读书之人,亦好色轻生,故罪黄金色一等,再生为宦贾童,愚丑痴顽以报之。念其苦学之勤,使皆生于豪富,神思厚矣。孰不知彼等无恶不作,侍富横行,犹宽之,来罹恶报。但使之受其淫毒妻子之凌虐而已。
若以宦望之恶,贾文物之假,童自大之臭,尚不使其妻子淫于人者,因宦等贾童未曾淫人之妻女,故此妻不淫人。只不过痴顽凶暴,尚犹可恕,特存一点测隐之心,留一自新之路与彼等耳。后能幡然自改,皆力行善事。宦萼见色,能忍人所不能忍;贾童能轻财,舍人之所不能,更得神佑,不但保守家业善终,而且多福多寿多男子。
仍暗化厥妻凶淫妒悍之心,使得同偕到老,岂非警人改故迁善,得获良报之婆心耶?宦实为朝廷大臣,而依附逆为之假子。贾明以清高之翰苑,而有万余之产,焉知非主考时私弊之得?童山能以刻薄而致富,宜乎生于若是,几坠家声。后幸得而守其家业者,虽三子能改过自新所致,或此三老又有隐微之善行,得挽回耳。此岂非警人贵者当尽忠于国,富者匆刻薄于人之婆心耶?
侯富铁三氏,前生告为男子,因罪孽深重,致堕畜道,罪限受满,始得为奇丑淫恶之妇人。此岂非警人勿造罪堕落之婆心耶?但此三氏之父,何不幸而生此三女,得无亦有失德耶?
然其女尚无淫人之丑行,只其形状丑恶,生性淫炉,乃厥夭刑于之化所致,况后尽化为贤妇,不足为父母累也。赢阳以一梨园,仗妻子淫人而得千金之产,便妄自尊大,且诱人赌博内中,坑陷人家子弟不少。而使其爱女受报若此,此岂非警人忽恃财自妄,诱人局赌之婆心耶?
了缘盗而获命,幸矣。而又加之以淫毒,狱卒已属凶徒,而又淫骗犯妇。龙杨建人之女,又负情以扬其丑声,故皆不得其死。此岂非警人凶险好淫之婆心耶?钟趋拥妇弃侄,嫌贫弃婿,自后家产即为不肖之子倾荡。且陨命绝嗣。此岂非警人勿疏弃贫穷骨肉之婆心耶?
钟悛志亲弃弟,吞产离乡,只落得骨殖弃于中流,妻嫁子奴,若非贤弟,几斩其犯。此岂非警人勿薄弃手足之婆心耶?
戴迁以好赌之故,倾家荡产,至弃女为人之婢。此岂非警人勿贪赌之婆心耶?铁化好赌贪嫖,日夜飘荡,致使妻子与狗为伍,而后有外遇,竟非人类。此岂非警人勿昼夜贪于嫖赌之婆心耶?
邬合虽是陷协小人,而不助人为虐,后亦得重酬,使其赢氏有此一番淫行者,因其已是废人而误少年女子,隐寓老翁蓄少妇之辈,岂非警人当自量,不可误少艾妇女之婆心耶?
莫氏觅媳而误于媒,邻舍娶妻而误于媒,铁氏卖婢几坑于媒,此岂非警人勿为狡媒所误之婆心邓?梅生能亲厚贫穷之友,初获艳妻,后得千金之报。鲍信之只以本分和气四字获利,而后得功名。含香以多情之故,而得良善之夫。赢氏初虽淫荡,而后能改过,觉得夫妇偕老而有子。岂非警人当做好人行好事之婆心耶?
竹思宽幼而不孝,己身已好赌,而反诱人以赌,既诱人以嫖,而又私人之妻,娶老鸨为之妇,买龙阳为之子,纳妓婢为之媳,已纯乎其龟矣。此等一分人家,尚可言哉!诚所谓之忘八,卑卑不足数者矣。此非警人当上进,忽蹈下流之婆心耶?
钟悛因一文之故,破产而丧命,此岂非警人生意中勿见小苛刻之婆心耶?
以上诸人,是书中要紧节目,故为提出,如马士英阮大铖好贪误国,牛质、易于仁好色贪淫,游混公、卜通误人子弟,屠四、人屠户局赌坑人,皆有恶报。其他种种,不可枚举,明眼人一见而即知之,何必予之多瞬?倘有一窍不通,有眼如盲之幸见之,强做解事语口:此书一村淫之小说也,不但站污此书,岂不负曹子此一片婆心耶。予故不惮烦琐,表而出之。有见之者,须细。动思其报应处,学其改过处,勿但注目现其淫艳处也,故为之评。
庚戌中元后一日古营州钝翁书
上一页目录页下一页
《姑妄言》首卷秦淮旧迹瞽女遗踪
钝翁曰:
开首一段,原是叙瞽妓出处,别无深意。然将江宁历来始末及城中诸景,写得清清白白。曾游过者一阅,如在目前,固一快事。即未至者,亦可想其风景,不胜神往。
永乐之设官妓,万世仁人君子,为之腐齿痛心。先说是建十六楼,直是盛朝富丽,忽夹以“此系永乐皇帝造为渔利之所”一语,复感叹十六楼一作,把许多绮言一笔抹杀。真皮里阳秋,不觉令人失笑。
内中说痴顽公子富家郎效用加纳等语,并非骂此等人是如此,正欲警此辈人不可如此也。一片婆心,看书者勿错会其意。
姑妄言首卷
三韩曹去晶游戏编为知者道,不共俗人看。
引文秦淮旧迹☆抛? 诗曰:
阿房宫里称佳丽,谁识秦淮艳六朝?
风袅绿杨穿画鹢,月明红粉步虹桥。
沧浪夜夜闻鼍鼓,台榭年年吹洞箫。
最是八行书末尽,渡头又见酒旗招。
这一首诗是赞秦淮之作,你道这秦淮在何地方,乃金城中一条内河。这金陵是江南之地,春秋属吴,战国属越,后属于楚,因楚威王埋金于此以镇之,故谓之金陵。嬴政改为秣陵,孙权更为建业,西晋曰建康,东晋曰丹阳,隋曰蒋州,唐曰升州,宋仍建康府,元时称集庆路,至明太祖建都于此,改为应天,今之江宁府是也。秦始皇时,太史奏金陵有天子气,那时他方自称为始皇帝,满心以为天下是他嬴家一己之物,欲传之子孙于万万世。听得这话,犹恐几千万年后或生圣人,夺了他家天下,遂忙忙发驾南巡,欲将龙脉掘断,以泄王气。自东至西浚成一河,城分两半,引淮水灌之,因是始皇所开,故名曰秦淮,俗有两句道得好:世无百岁人,枉做千年调。

本文地址:https://www.sooodu.com/n240c9.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lantu |
相关新闻? ? 姑妄言?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